【头家开讲】没上过一天学他却做到全球贴标龙头_E荟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星云娱乐送6元救济金苹果版

当前位置:主页 > E荟生活 >【头家开讲】没上过一天学他却做到全球贴标龙头 >

【头家开讲】没上过一天学他却做到全球贴标龙头

2020-06-12

浏览量:882

点赞:514

【头家开讲】没上过一天学他却做到全球贴标龙头

「除了空气和水不能贴,阮的贴标啥咪都能贴!」说话的人,是政伸董事长洪招仪。他拿着全世界第一个开发出的专利产品「钛闪标」,强调能将金属抛光质感完美地转印到自行车车架上,他还要我们摸摸看密合度平不平滑,光泽亮不亮,而且建议尽量靠「近」一点看。

70多岁的他,习惯用闽南语表达,说起自家产品,嗓门铿锵有力,也能轻鬆将商标用英文念出来。他不断强调:「贴标的竞争力,除了研发、创新,还是研发、创新,像是钛闪标,没有人相信硬的金属可以做成贴纸,还能贴在弯曲物体上,但我们就做出来!」

政伸专利「钛闪标」能做出钛的质感,每台超过30万元的义大利精品名牌 车「PINARELLO」,车身贴标就出自政伸。巨大旗下女生品牌Liv,逾20万元的高端车种贴标由政伸製造。(政伸提供)

洪招仪自己调配出的贴标接着剂,不但可以耐寒、耐旱、耐风雨,还能抗紫外线,稳固不脱落。乍听之下,会以为他是专业的化工系毕业生,一问才知道,原来他没有踏进过校门一天,全靠自学、到处请教,才认识国字、英文,进而跟外国人做生意。

对此,他低调不愿多谈,「唛讲太多,阮没读册这件代誌,一直乎阮真自卑。」但学历从来就不等于成就,没上过正规学校的他却创立政伸企业,也带领政伸成为全球自行车的贴标龙头。

洪招仪没上过一天学,靠自学认识国字、英文,还研读资料发明接着剂配方,成贴标业领导厂商。

位于台中工业区的政伸企业採一条龙式经营,专营网版印刷和各种特殊版式印刷,再转印于贴标产品上,也能在不规则的表面印上图形与logo,1年可供应逾200个自行车品牌的贴标。客户包含自行车大厂如台湾的巨大及美利达、中国富士达、德国Derby、法国Decathlon等。

但,看来亮丽的成绩单,却是洪招仪用尽气力换来。

洪招仪出生彰化二林农家,从小跟着佃农父母种田、养猪和鸡鸭。洪招仪说:「小时候阮想袜读册,但当时有白色恐怖,爸妈说读册人容易被抓,就不让阮读,阮靠着自学识字,阮嘛係二二八的另类受害者。」

洪招仪(前排左1)出身农家,为了养5个小孩,33岁才弃农从商,做起印刷贴标事业。(政伸提供)

洪招仪的四弟、已退休的政伸前总经理洪文乐说:「哥哥靠着村里零星的课补班和军中自学识字,每天读报写下来。还曾为了看懂英文商标,连夜赶回彰化找读高职的我教他ABC,2天就把字母顺序背下来,连我都很惊讶。」

不过随着成家、5个小孩渐长,洪招仪发现光靠种田养不活家庭,看到家乡许多朋友做印刷赚到钱,1台机器就能运作、建置成本又低,33岁那年拿着多年积蓄6万元,到台中跟朋友合资买下1台圆盘印刷机;1973年在五权西路的2层楼透天住家客厅开张他的印刷人生,看到故乡的正新轮胎冲得很快,借镜取名「正新印刷厂」。但由于常有国外客户搞错,把正新轮胎生意传真到他们公司,2年后他将公司更名为台语音相近的「政伸」。

70年代的台湾是代工王国,所有外销产品都要贴上「Made in Taiwan」的标籤,贴标需求畅旺。但洪招仪一开始不知道客户在哪里,他骑着摩托车穿梭台中大街小巷,挨家挨户敲门问有没有自黏贴标需求。

洪招仪说:「曾经被客人赶出来,还放狗咬阮,幸好阮跑得快!被赶、被骂时,阮都当作对方心情不好,还是笑笑离开,继续下个拜访。」勤跑业务的洪招仪,很快就累积不少客户,包括钓具、球拍及自行车等。

洪招仪(右)早年成功研发出「水标」,跟着巨大一起成长。左为巨大创办人刘金标、中为桂盟总裁吴能明。(政伸提供)政伸除帮逾200个自行车品牌贴标,更跨足高尔夫、棒球、曲棍球、滑鼠及健身器材等。

因为生意关係,从巨大员工仅45人时,洪招仪就认识创办人刘金标,2人遂成好友,约1976年前后,刘金标有一天找来洪招仪,告知想转往高单价自行车市场,但是要卖高价,最重要的第一印象就是外观,希望洪能做出当时关键技术掌握在美国、日本手上的「水标」贴纸。

洪招仪说:「早期贴标像贴膏药,有厚度,质感不佳,但水标不一样,它薄薄一片,贴上后再喷上金油,跟烤漆融为一体,质感高级很多。但当时台湾不懂怎幺做水标,只能跟日本买,成本太高。那时刘金标想开发美国市场,指定要这种标,看阮很爱动脑筋开发新产品,就给阮这个机会。」

「刚开始都不会,公司也请不起化工毕业的大学生,阮透过贸易商,去日本油墨厂偷学技术,到处探听、翻书找资料,自己实验搅拌…。」洪招仪说。大女儿洪美丽回想:「我爸有间浴室改装的密室,他白天跑业务,晚上就关在密室调配方,常常我早上上学时他还没出关,我在想他都不用睡觉吗?」朋友对洪昭仪的印象,也是每天都在「拉拉拉(闽南语:搅搅搅)」。

经过上百次失败,洪招仪成功研发水标贴纸,成了台湾首家做自行车水标的印刷公司,几乎所有产线全部贡献给巨大,跟着巨大一起长大,年营收8、9,000万元。

几年后,巨大规模倍增,拟推行2家供应商政策,儘管有事先预告,但眼见公司就要顿失一半订单,洪招仪心急如焚睡不着,「只能赶快去开发其他客户,幸好当时公司的自行车贴标技术算是走在前面,我们提案客户容易买单,陆续找了台湾做外销的组车厂,如美利达、顺捷、世同、三发等厂牌,才顺利化解危机。」

乐观的洪招仪表示,他反而感谢巨大,让他拥有去国外找客户的能力。洪招仪说:「阮也从刘金标身上学到:创新改良都来自客户需求,不要自己闭门造车,所以会主动去国外参展,掌握流行脉动,聆听客户的第一手需求。」

由于自行车的客户越来越多,在业界小有名气。1986年,吸引日本脚踏车杂誌登门採访,儘管当时规模不小,也买下周围房子扩建,但仍有家庭工厂的影子,洪招仪说:「阮觉得没面子,被问及愿景,就跟记者说会改变现在型态。」1年后,他正式迁厂台中工业区。

生意做大后,洪招仪把公司分成不同的事业部,每部门就像一个独立的印刷厂,拥有自己的设备和客户,目前含台湾总部、大陆深圳厂、太仓厂、天津厂等,共有14个事业部。洪文乐说:「没划分前,业务常站在客户立场叫生产端开发『不可能的任务』,以致常吵架降低工作效率。我们还发现部门维持在40人内效率最高。」这也让政伸不只能製作,也能构思和创意。

政伸把印刷贴标製程纳进设计、 分色、製版、网印、后加工等区块,成为一条龙模式。

巨大自行车创新中心经理蒋友常说:「政伸能够在我们给一个idea后,协助我们把构想设计成真,这需要有强大的研发、技术力支撑才做得到。」

凭着高度客製化,除自行车,政伸更跨足运动器材大厂,如高尔夫球头品牌Taylormade、棒球品牌Easton与Rawlings、曲棍球品牌Warrior,以及健身器材大厂岱宇国际等,洪招仪说:「我们不只做贴纸,还会跑到客户的工厂教贴贴纸,看贴标流程是否顺畅,可依客户不同需求调整贴纸配方,客製化专属的贴标。」摊开财报,政伸两岸四厂做贴纸可以做到年营业额12亿元,手握逾20项专利。

一般印刷贴标製程有设计、分色、製版、网印、后加工等区块,多数公司会专门负责某一部分,其他则选择性外包,但是政伸把製程都纳进,变成一条龙,并主动提供客户产品「彩妆」的解决方案,是少有的经营模式。政伸1年自行车贴标量 1,126万套,市占率约全球自行车产量的1成,举足轻重。

不过,这家看似传统的产业,却非家族接班,而是由在公司待了18年的专业经理人李煜培担任总经理。

洪招仪(右)传才不传子,找来总经理李煜培(左)接班,也开放员工认股来留住人才。

洪招仪四弟洪文乐说:「哥哥喜欢用不同领域的人,激荡火花,很早就放手,充分授权,是公司能别于一般几十人的印刷厂,快速长大、长胖的原因。」而且,早在1987年,洪招仪就开放员工认股,目前台湾厂200多位员工逾8成是股东。

我还是好奇为何不让小孩接班?洪招仪理所当然地说:「自己的小孩没那幺厉害,外面才有优秀的人才啊!」而且,传才不传子是另种「有捨才有得」,「不然好人才怎幺留得住?」

或许,正因为洪招仪有颗不守旧的新颖脑袋,才创造了全球自行车的贴标新模式。

洪招仪小档案出生:1940年(77岁) 婚姻:已婚,育有2男3女学历:无休闲:快乐农夫座右铭:捨得,有捨才有得经营理念:创新领导、服务及时、品质优先、诚信第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