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Tech即溶包】剖析台湾FinTech大环境,蓝与红_U生活馆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星云娱乐送6元救济金苹果版

当前位置:主页 > U生活馆 >【FinTech即溶包】剖析台湾FinTech大环境,蓝与红 >

【FinTech即溶包】剖析台湾FinTech大环境,蓝与红

2020-06-12

浏览量:671

点赞:693

【FinTech即溶包】剖析台湾FinTech大环境,蓝与红

欢迎来到系列文章,我们日前已经谈了 FinTech 如何 冲击保险业、支付服务、中小企业 ,以及 放手让新创发挥 等相关议题。而今天我们访问到资策会产业情报研究所,熟知金融业界生态的童啓晟组长,将从市场成熟的角度切入,来谈谈他眼中的 FinTech 领域,对银行来说有哪些已是竞争激烈的红海?又有哪些会是潜力十足的蓝海呢?面对来势汹汹的 FinTech,银行又该用什幺态度站稳脚步,来面对这波足以撼动大环境的浪潮?

支付服务在台湾显然已成红海

「坦白说,支付服务在台湾已经是红海了!」童组长这幺表示。

若从新闻事件出现的频率来看,的确今年台湾第三方支付是颇热闹的一年。从去年年底开始,台湾就有多间电子支付业者拿到执照,并由欧付宝打响开业第一炮,现在已有 PChome、GAMA PAY 等五家专营电子支付机构,23 家兼营电子支付机构。如果你再把手机信用卡、行动金融卡等服务算进去,根据 联合新闻网 报导,目前台湾已有 22 间银行发行 TSM 手机信用卡、10 间发行 HCE 手机信用卡、15 间发行行动金融卡、14 间办理 QR Code 行动支付、七家办理行动收单,总交易金额约 20.2 亿元。

【FinTech即溶包】剖析台湾FinTech大环境,蓝与红
电子支付在台湾可能已是红海,

各位读者发现了吗?相对于非金融业的电子支付业者,台湾不少银行在支付服务上确实颇为积极。童组长认为「在 Fintech 领域中,借贷跟支付是目前传统金融业者的两大防守重心。」

会这幺积极,其实很大一部分不脱中国大陆支付宝与微信支付兴起所带来的涟漪与压力有关。相信不少读者也很清楚近年来电子支付已全面深入对岸社会,不过中国的金融政策管理策略,与台湾相比可说相当极端之两个案例。「中国的做法就是很明显的先放任后收敛,先放生一阵子让市场自由发展,等相对成熟后再出手控管;而且中国城乡差距非常大,许多乡村在缺少基础建设的状况下,金融服务的行动化迅速补足了基础建设不足。这让电子支付成长到足以主导市场的规模。」

童组长强调「但台湾社会却相反。台湾跟普世其他国家的状况一样,金融业都是属控管程度强,非常稳定的环境,而且社会上一开始就有信用卡、现金,甚至到悠游卡等多样化支付方式;这让台湾在电子支付的需求上与中国非常不同。」换言之,台湾自然不能看到中国电子支付多便利,就用相同的方式要求社会接受。「其实台湾金融业者做电子支付的利润并没那幺高,再加上高度竞争,显然已是红海。」

那蓝海在哪里?

那蓝海何在呢?线上借贷可能是进行式之一。去年在摩根大通集团执行长给股东的一封信里,把硅谷的线上借贷视为高度警戒的对手。而在台湾,第一个非金融业经营之线上 P2P 借贷平台「乡民贷」也于三月上线。同时金管会也决定对 P2P 借贷平台「不设立专法」、「不纳入金融监管」,直接以现行法规适用来管理。

听起来好像对非金融新创没有控管,比较有利对吧?但事实上金管会其实倾向「银行自行设立线上 P2P,并鼓励银行与非金融 P2P 业者合作办理」的方向前进。金管会官员也认为,「国内资金充裕、信用贷款容易,且金融机构数量普及」,在同一条起跑线竞争下,因拥有完备的徵信机制及贷放款经验,其实大环境对银行较为有利。

不过比起支付服务与线上借贷,童组长指出以「理财机器人」为首的智慧财富管理服务,未来可能会是更大的潜在商机。「国内不少银行与业者都看到,该是金融业与社会一同世代交替的时候。过去只有 VIP 客户才有理专,但如果你放眼的是『未来的客户』,也就是现在的年轻人,就会知道理财机器人是为他们所存在的。」但在迎接理财机器人全面来临之前,台湾可能需要更多的开放资料来支援机器学习的需求。 他认为像是联合信用卡处理中心以及金融联合徵信中心有全台信用卡最完整的相关资料,这些资料在妥善去识别化后对外开放使用,就可有效提升理财机器人或相关数位服务的精準度 。

摆脱传统形象从成立「第二品牌」开始

相信不少读者对台新银行的 RICHART、国泰的 KOKO 印象深刻吧?童组长表示在台湾,银行针对新型态 FinTech 服务推出「第二品牌」会是不错的策略。就他观察年轻人亲自前往银行的频率远低于上一个世代,若要符合年轻人的数位取向,银行本身光有完善的 FinTech 服务还不够,还必须积极摆脱银行的传统形象,同时在年轻消费者心中建立「新品牌=新服务=新生活型态」的观念。

而且数位化并不只是单纯的行销策略与需求而已。在童组长眼中,在服务普遍数位化加上年轻人不上银行的影响,国内银行普遍碰到了「分行过多」的窘境。「可能民营状况好一点,从主动角度来看,他们数位化的脚步比较快一点,而且被动来说他们的资产也由市场机制去调控;真正问题比较大的,是公营银行。」

【FinTech即溶包】剖析台湾FinTech大环境,蓝与红
公营银行在数位化的路上较缺乏弹性,

他指出的确公营银行因为有特殊任务需求,有比较大的利基,但在数位化的路上弹性就差很多。「我有跟一些公营银行的管理阶层接触过,他们也都普遍认知到 FinTech 会是银行的未来;但一方面在人事聘用上不若民间灵活,二来受限于法令规定相关机关的压力颇大,这些都是使公营银行发展在面对 FinTech 相对缓慢 的不利因素。」像是在去年下半年,公营银行就被官方要求提出很多指标,并积极赶上丹麦与新加坡;但在人事聘用上因受到旧有制度限制,并没办法立即跟上官方的要求。

面对这些银行所碰到的问题,童组长建议「无论公营或民营,金融机构都该积极投资新创」会是最好的做法。「金融业与非金融业,以及科技业者的互补,或是跨业合作,以大数据的分析合作,进而共同满足不同客群的 Fintech 需求。」

相关阅读